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立夏之后的太姥山,有白茶,更有满山的栀子花,村姑陈直接看呆了

2023-06-12 23:14:10 21

摘要: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丨首发于头条号:小陈茶事丨作者:村姑陈《1》五月,是太姥山最美的一个月。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由于海拔高的缘故,山下海边和平地地区,已经热到可以穿短袖了,但太姥山上,仍然是长袖和薄外套的季节。五月的太姥山上,天...

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

丨首发于头条号:小陈茶事

丨作者:村姑陈

《1》

五月,是太姥山最美的一个月。

人间四月芳菲尽,山寺桃花始盛开。

由于海拔高的缘故,山下海边和平地地区,已经热到可以穿短袖了,但太姥山上,仍然是长袖和薄外套的季节。

五月的太姥山上,天气不冷不热,是一年当中最适宜度假的月份之一,另一个适合度假的时节,是秋高气爽的白露和寒露那段时间。

彼时,山上秋风起,草枯黄,天高云淡,有“回首向来萧瑟处,也无风雨也无晴”的意境。

而初夏的五月,除了天气吸引人,还有山上的美景,亦是吸引人。

新竹已经长高了,春茶季时还刚萌芽的竹子,现在已经有半人高,长得快的几乎要达到两米的高度,以村姑陈的身高,需要抬头仰视它。

想吃,肯定是不成了。只能倚着它拍张照,做一做小鸟依人的样子。

李麻花说,她外表女汉子,骨子里是柔情似水的小女人。而我,外表温柔,其实是个女金刚。于是,扑上去抢先做出了小鸟依竹的姿态,叫我拍照。

真真是处处不着痕迹地抹黑我。

我边拍边问她,你什么时候出镜去直播,人家都怀疑你长得太丑,羞于见人!

她做出羞愤的表情,放话说,等我瘦下来二十斤,就去出镜。现在先叫小龙女给我顶上。

“有志气!那今晚的嫩笋炒肉片你就不要吃了。”我轻描淡写地吐出一句,意料之中,她马上就怯了,说:“哼,你别刺激我,等吃完这餐,我就减肥!”

这是李麻花第五百遍放话说要减肥。

跟冒辟疆说董小宛死了,他的心也一起死了,结果却一直活到80岁一样。

这种话只是随便说说,可信度,太低。

相比之下,我还是喜欢宝玉。

黛玉死了,他果真遵守誓言,去出家了。

《2》

五月太姥之美,美在气息。

二月三月间发出来的树木的嫩叶,已经长成了成年的绿叶。叶片宽大了,绿色也变深了。

路边的草,也长深了,从嫩黄绿转成了深绿,一丛丛繁盛地生长着,春深似海。

竹林高耸,竹枝强健,竹叶翠色欲滴。

一路上山,绿叶如荫。

茶园子里的茶树们,也长得极快,嫩苗一枝接一枝地冒出来,远远望去,绿油油的,娇嫩可人。

满坑满谷的绿叶,呼吸出来的氧气,夹带着树木本身自带的荷尔蒙气息,葱茏青翠,清郁难言,闻之,唯觉心旷神怡。

当然,如果只是这苍松翠柏间散发出来的竹香、木香、树香,那五月的太姥山也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气息。

这股清新的树木香气,放在任何一个名山大川里,都可以闻到,呼吸到,感受到,也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。

五月太姥的特别气息,除了草,除了树,除了茶叶之外,还有,满坑满谷,满山遍野的大的香气。

太姥山上的整座山,都种满了大栀子花。

从山脚下,就能看到一丛丛绿色的树冠上,冠戴着洁白的、大朵大朵盛长的白色栀子花。

一路上山,路两侧的树林子里,山势略平处,山坳间,转角的小石壁下,只要是略有平地的地方,皆种着这大栀子花。

隔着车窗,其实闻不到栀子花的香气。

但光看着这触目所及、一路陪伴上山的花丛,鼻腔里,胸臆间,便已经充斥着满满的栀子花香

整个人瞬间就轻快起来,一扫城市的钢筋水泥带给人的烦闷和沉郁,连心情都随着这若有似无的花香,而明亮开来。

《3》

行到半山的一个山坳处,停下车来看花。

停车坐爱栀子白,花香占尽太姥春。

这里种了半个山坳的大栀子花。

不比别处的一丛接一丛,这里的花海是连成一片的。接天连日无穷白,映日栀子别样香。

因了这花树种得成片成山的缘故,这里的花香,也比别处更加的香些。

每年五月上山来,总会在此处拍照。拍这成片的栀子花海。闻这浓郁到可以留在胸腔里好多天的馥郁花香。

据说,从前,太姥山上的栀子花比现在多两倍。

从前,白茶行情还没起来的时候,从前还是用银针做茉莉花茶的时候,从前还在流行绿改红的时候,茶农们,在房前屋后,田间地头,种满了这种叫做大栀子的树。

每年的初夏,大栀子会开花。成为太姥山上不可多得的一个风景。

每年的秋天,白露节之后,大栀子会结果实,黄黄的灯笼一般的果实,挂在树上。采下来,卖给药材站,可以收获不菲的一笔收入。

在白茶还没复兴的那些年头,支持太姥山的茶农们生活下去的,是这些又香又美,还可以带来经济效益的,大栀子花。

那时候,甚至有个别的茶农,在茶园子里种上了大栀子树,一行白茶树,一行大栀子树,春天的时候,采白茶。白茶采完的时候,欣赏大栀子花开。

到了秋天,一边采白露茶,一边采大栀子果实,双丰收。

而这些年,大栀子树减少了三分之二。在一些不适合种茶树的地方,仍然种着大栀子,虽然不采摘它的果实了,但留着它,做观赏植物也不错。

而在适合种白茶树的地方,则砍掉了大栀子树,改种白茶树。

曾经在2016年的时候,我上太姥山,茶农说,白露茶产量不高,我盯着茶园里那拼命冒尖却没有采摘的白露茶问他,这不是茶么,怎么会产量不高?

他苦笑,说采茶工都采黄栀子去了。采大栀子果实,卖给药材站可以做天然的食物染料,比采白露茶一天多挣几十块钱。

到了2018年,已经没有人“愚蠢”地去选择采黄栀子果实了,大家都采起了白露茶。

大栀子结出来的黄色的果实,全挂在枝头,等到寒露节的时候,纷纷掉落在泥土里,慢慢就化用了护花的春泥。

宁可枝头抱香死,何曾吹落北风中。

《4》

太姥山上,茶农们的采茶工具,制茶工具一概收拾了起来。

刀枪入库,马放南山。

等秋茶季才会拿它们出来,采白露茶,寒露茶。

茶农们也得了闲,有的出外打工去了。有的,到茶厂里去做挑茶工。

S师傅的厂里,现在忙着挑茶,忙得分不开身。

有一些贵的茶,现在才开始烘干。

有一些立夏之前采的春寿眉,前几天才做好。

烘干后还需要捡剔,把粗老的大叶片,粗长的梗,破张,都捡出来。包括不小心混进去的竹叶子,枯树枝。

挑茶阿姨们,手脚灵便 ,但由于标准高,一天也只能挑个三五斤银针,S师傅在一边看得心急如焚,却苦无良策。

慢工出细活,挑茶这种事,只能慢慢来。

当然这样成本就变高了。难怪看他头发,两鬓白了好多。

我只能安慰他,茶肯定要做好,不管是工艺还是等级。好饭不怕晚。

下午试喝了他的一款获奖茶,非常惊艳。

他一边幸福地笑,一边苦恼,这茶舍不得卖,可是又是精挑细选出来的,光挑茶工就请了五六个,才挑出这一点点来,不卖,怎么行?

这就是茶农的心思,一边想做出好茶,精品茶,一边又发愁茶做太好,成本高了,没人买。

可怜身上衣正单,心忧炭贱愿天寒。

《5》

夏季的白茶园,是宁静的。安谧的。

没有人,也没有车马喧。

茶树们安静地在茶园子里生长着,休养着,补足春茶季萌发了整季,所带来的营养亏损。

就像人生过娃,要坐月子休养一样。

茶树仍在冒芽,但此时已经芽头太瘦,不适合采摘了。

芽头打开,生成的嫩叶,泛着微微的红色,像是高原地区长大的小孩子,脸上有一片高原红。

那是夏季过烈的阳光,过高的温度,让茶叶细胞中的叶绿素减少,而叶黄素和叶红素呈现出来之后,所形成的夏季白茶独有的颜色。

叶片薄,嫩黄,泛红。

如果你遇上的是这样的茶青,那它就是标准的夏茶,不能买。

夏茶内质薄,汤感薄,苦涩味重,味道重,不懂白茶的重口味的人会喜欢,但真正的老白茶客,不能接受它寡淡的汤水。

茶树喜阴喜湿,还是春季和深秋季,比较适合采茶。

夏季,还是让白茶树们休息吧。

来一些雨,起一些山雾,把微小的水分子,凝结成小水珠,均匀地洒在白茶树的叶片上。

让它们像做面膜一般,吸入水分,吸入漫射光,再吐出氧气,生成有机物,并储存在身体里,留待秋天的时候,给我们奉献出高品质的,秋白茶。

《6》

四点钟,太姥山上开始起雾了。

雾是从半山腰开始起的,山下是清新清透的,半山以上到山顶,全被薄雾笼罩。

有人问,太姥山上有海雾么?

没有。

海雾上不来。山上的,是山雾。

雾气在山间游走,像美丽的仙子裙上的飘带,所过之处,茶园仙露滴洒,茶树英气勃勃。

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。远而望之,皎若太阳升朝霞;迫而察之,灼若芙蕖出渌波。

美呆了。

欢迎关注【小陈茶事】,了解更多白茶,岩茶的知识!

或者直接手机端点击下方的“了解更多”!

版权声明:本文归小陈茶事村姑陈(cunguchen2018)原创撰写,任何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欢迎茶友们转发至朋友圈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