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孔屏:太姥山上那一串足迹

2023-06-07 02:26:49 19

摘要:夏日里宁静的清晨,夜宿太姥山景区伴山客栈,早早醒来,独自上山走走。昨夜下过一场豪雨,山间飘浮着变幻不定的缕缕白雾,好似仙女在拂动长丝带,把雄峰奇岩装扮得更具神韵。长净法师 摄长长的石径向山上延伸着,最后隐入远处灌木丛。山间很静,石径上不见人...

夏日里宁静的清晨,夜宿太姥山景区伴山客栈,早早醒来,独自上山走走。昨夜下过一场豪雨,山间飘浮着变幻不定的缕缕白雾,好似仙女在拂动长丝带,把雄峰奇岩装扮得更具神韵。

长净法师 摄

长长的石径向山上延伸着,最后隐入远处灌木丛。山间很静,石径上不见人影,雨后的石径上一尘不染似乎还没有登山者的足迹,然而我却感觉到石径上有一串脚印,在眼前闪现,越来越加清晰,原来那是深深地印在我心中的太姥山记忆。

说来惭愧,作为闽东人,第一次识得太姥山神姿,竟是在福州街头宣传栏的一组照片上,虽然只是几张黑白照片,但九鲤朝天、仙人锯板、一片瓦、太姥云雾、海湾日出等画面,给我极大的视觉冲击力,心向往之,急切盼着能亲临其境游览感受一番。

雾中“一片瓦” 周兆祥 摄

不久,我从省电视台回到宁德地区文化局工作,终于实现了这一愿望。那是上世纪80年代中期,宁德地区要拍一部反映闽东新风貌的电视片,由我写脚本,请省电视台摄制小组拍摄。为了拍摄太姥山景物与日出,我们一行要夜宿太姥山上。那时太姥山旅游刚刚起步,上山公路正在修建中,景区没有宾馆等旅游配套设施,我们一路步行上山,晚上便住在山顶的电视转播台。

地委发了通知,福鼎县委很重视,县委办公室谢主任亲自安排接待及拍摄相关事宜,这是一位办事极为认真、周到的老同志,他把县委招待所的被褥、食品,连同摄像机等设备,安排挑山工挑上山,同时还带了招待所的厨师跟上山去。我们沿着蜿蜒的小径向上登去,沿途的迷人景色让我们深深陶醉,喝彩不迭!登上山顶到达电视转播台后,虽然满身汗湿,并不觉得累,倒是满心兴奋与快意。

电视转播台 长净法师 摄

刚擦把脸坐下,笑容可掬的厨师便给我们每人端来一大碗人参汤,这是谢主任安排早先到达的厨师特意为我们炖了参汤,说是登山很辛苦喝碗参汤补补气。手捧一碗参汤,摄制组的哥儿们都很感动,电视记者们走南闯北,常见高规格接待,但一碗参汤的关怀,却从未遇过。

我也是第一次被如此善待,后来再也没有过。那几个记者是我在省电视台工作时玩得不错的哥们,能在太姥山上重逢,十分开心,夜幕降临后,我们围坐在山顶上,喝着当时很有名的福鼎本地产“闽东啤酒”,佐以厨师特意做的风味小菜,谈天说地,其乐融融。

长净法师 摄

大家都说,就冲这碗参汤,我们一定要尽全力拍好片子。也不知是否参汤起了效果,我们玩到半夜全无倦意与睡意,大家站立山顶仰天长啸,群山长久回应着我们的呼喊,仿佛山野之间只有我们这一伙人,那一刻真有“问沧茫大地谁主沉浮”的豪情。

第二天一早天没亮,我们便起来,架好摄像机,等着旭日露头,拍下了十分精彩的日出与晨雾画面。记者们工作很用心,电视片拍得十分出彩。当年省电视台只有一套节目,各地、县都没有电视台,电视片播出后收视率高,反响很好。

太姥金光照 刘自得 摄

地委领导很高兴,专门找我谈及此事,我重点汇报了夜宿太姥山的情况,特意说了一碗参汤让记者们感动不已的细节,地委领导对谢主任的细心安排也颇为赞许。不久我到福鼎出差,遇见谢主任,他热情拉着我的手说,接待摄制组是他们份内事,竟然会得到上级领导的表扬,特别是一碗参汤这样的小事。我真诚地对谢主任再表感谢,内心深处钦佩他独到的处事方式,比之满桌名贵的山珍海味与洋酒佳酿,一碗参汤似乎微不足道,但这种暖心关爱的细节,却让人深为感动,正所谓于细微处见精神啊。

太姥夜色 施永平 摄

不久,我第二次上太姥山,在山上住了三天。那时福鼎诗人薛君担任县旅游局长,在太姥山上举办了一期文学笔会,组织二十多位福鼎本地作者上山,我和《闽东报》文艺副刊编辑应邀参加。那时公路已通到半山,但路面狭窄且坎坷不平,很难行走。

山上仍然没有一处宾馆等建筑设施,县旅游局在葫芦洞口搭盖了一排小木屋,全部是木板钉成,每间小屋内有一张木桩架起的木板床,加一个木板搭成的桌子与凳子,除此别无长物,简易得不能再简易了。餐厅、浴室、厕所也是木板搭的,洗浴要自己提一桶热水去。这是我参加所有采风活动或笔会时住宿最简易的一次,但在薛君的精心安排下,房间很干净,被褥清洁、干爽,专门请来的厨师做的菜味道特好。

葫芦洞

开会时,我们围聚着餐厅的大木桌,讨论青年作者的作品,一起探讨如何把作品改好,那气氛就如杯中山泉泡的白茶一般清醇。游览太姥山时,薛君特意请来头号男导游,一路生动的讲述,给大家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夜幕降临,大伙踏着月光,到住处附近的石径上随意走着,或坐于山石上,敞开心怀交流着文学与人生,感受着山风轻拂的自然神韵,感觉真好。虽然住宿最为简易,却给我留下了十分美好的记忆。后来多次参加笔会或采风活动,都是星级酒店高档食宿,但却没有太姥山上这次笔会那样难忘的记忆。

太姥夜色 黄雨鑫 摄

1990年春天,我参加电视音乐片《山海的交响》创作组又一次上太姥山。创作组请了一批外地词曲名家到闽东采风,也有五位闽东本地词曲作家参加。创作组在沿海几个县转了一圈,最后上太姥山。

那时山上不具备住宿条件,只安排半山那简易的木板房里吃顿午饭,电视音乐片《山海的交响》是地委书记提议并主持拍摄的,创作组又有全国著名的词曲作家,县里对接待很重视,专门从县城请了名厨师上山来掌勺,从酒楼运来成套很漂亮的餐具,又从县委招待所调来几个美女服务员为客人端茶、上菜、递毛巾什么的,木板房里外打扫的干干净净,许多海鲜都是刚从山下的秦屿海边运来的。当日天气晴好,山上风景迷人,满桌美味海鲜,美女热情服务,堪称“四美俱”,创作组词曲作家们都很兴奋,频频举杯抒怀,半山木板房中的午餐,成为采风活动的高潮。

福鼎海鲜

此后,太姥山的旅游发展进入了快车道,山中先后兴建了玉湖宾馆、电信宾馆等一批标准旅游酒店,进山公路也不断拓宽提级,山间新修了木栈道与登山石级。那些年我多次上太姥山,或开会或陪领导客人,也多次住在山中,虽然每一回登临太姥山都会有美好的新感觉,但最让我难以忘怀的还是采风笔会那几次,套用郁达夫诗句“江山也要文人捧”,我以为“游山最忆文友伴”。

木栈道

前年,我参加省炎黄文化研究会组织的走进太姥山景区采风,在山上玉湖宾馆住了三个晚上。全省各地30多名作家参加采风活动,其中有省城来的老领导、老作家。每天晚饭后在山间散步时,听他们讲述历史往事,或请教一些问题,一路山风吹拂,让人神清气爽。

这次采风食宿都安排在玉湖宾馆,每天接待方都从山下加送几样福鼎特色小吃上山,让大家品尝,福鼎美食名闻遐迩,在远离闹市区的太姥山上,每餐能品尝到各种花样的特色美食,这一安排让大伙都为之点赞。这是负责采风接待事宜的福鼎作家白君特意安排的,这一细节可见其心思灵动与细致。这与当年县委办谢主任的一碗参汤、薛君在简易木板办笔会的用心安排,有异曲同工之妙。不是靠多花钱,甚至是在条件相对较差的情况下,把事情办得如此出彩,靠的是可贵的热心、用心与智心。这正是善良质朴的闽东之光的生动体现。

福鼎特色小吃

一阵山风拂过,林涛顿起,团团白雾飘浮而来,罩住了山间一切,身处云雾之中,我的心思却变得异常灵动,脑海中闪现的都是太姥山与白茶的画面。

长净法师 摄

从太姥娘娘采白茶治病济世,到太姥山鸿雪洞绿雪芽白茶母树,初访太姥山夜宿山顶的一碗参汤,木屋笔会的温馨往事,住在山上品尝特色美食-----从记忆中的一串脚印,联想到了一个个当地友人,也许是太姥山的灵气与白茶的香韵,滋养了这一方人的灵性,从细微处见精神,不断追求创新,将太姥山与白茶的文章抒写得如此出彩!

“幸福福鼎”编辑部

来源:太姥山旅游

文:孔屏

图:长净法师 周兆祥 刘自得 施永平 黄雨鑫 幸福福鼎图库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