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图文现场直击,霜降节气的太姥山高山茶园是怎么样的?

2023-06-07 03:52:26 289

摘要: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丨首发于头条号:小陈茶事丨作者:村姑陈《1》宝钗如果生在太姥山,那她今年的冷香丸,估计要配不齐了。这种丸药,充满了香雪海般的曼妙风情,光听名字,看配方,没吃,人就已经觉得浑身生香。难怪宝玉一进到宝钗房里,便闻到一股异香。...

丨本文由小陈茶事原创

丨首发于头条号:小陈茶事

丨作者:村姑陈

《1》

宝钗如果生在太姥山,那她今年的冷香丸,估计要配不齐了。

这种丸药,充满了香雪海般的曼妙风情,光听名字,看配方,没吃,人就已经觉得浑身生香。

难怪宝玉一进到宝钗房里,便闻到一股异香。

冷香丸的配方是:白牡丹花、白荷花、白芙蓉花、白梅花花蕊各十二两研末,并用同年雨水节令的雨、白露节令的露、霜降节令的霜、小雪节令的雪各十二两加蜂蜜、白糖等调和,制作成龙眼大丸药。

2019年10月24日,霜降。

太姥山,丽日高悬得令人几乎要以为是夏季,或者初秋,尚是秋老虎肆虐的时节。

白天天气很热,阳光晒在皮肤上有灼热的力量,没涂50倍的防晒,还真不敢裸着皮肤上山来。

中午的时候,阳光正烈,只穿件短袖T恤就能满山上逛悠,除了风凉了一点,没有别的不适,心情舒畅得只想高歌一曲《鸿雁》。

如果有风筝,还能让它放飞天际,秋风里,玩一把“忙趁东风放纸鸢”。

夜里虽然凉了一些,要穿上厚外套,盖上被子,却仍然达不到结冰的温度,没有霜可降。

收不到霜降的“霜”,宝姐姐,只能待明年了。

《2》

今天的太姥山,宁静得只闻梵音。

虫鸣鸟叫里,有一只花纹艳丽的鸟儿,从木槿花树间,飞入了一片抛荒的白茶园子里。

村姑陈极矛盾。

又想请列位看官来欣赏太姥的秋景,这一派遗世独立的秀美风光。

又怕人多了,满山喧哗,反倒是叨扰了太姥娘娘的清修,影响了茶树的休眠。

正午的阳光是烈的,灼热的,晒在皮肤上,有微微的痛感。

风是轻扬的,柔而细腻,像白毫银针的汤水,有极好的触感。微风扬起我的发,拂过胳膊,有一种轻盈的,飘飘欲仙的心境。

空气里的水分是温润的,山上呆了两小时,便觉得肌肤生光,两颊柔润,几乎要滴出水来。

山是远的,满目山河空念远,秋天看山,因为空气纯净,天高云淡的关系,总觉得很远。

远山如黛,那种墨青的色泽,透着庄重的伟岸。

想起初见,宝玉说,这个妹妹眉尖似颦,表字便叫“颦颦”好了。

出家为僧,“白茫茫大地真干净”那一日,宝玉,你还记得林妹妹吗?

《3》

台地茶园里,开花告一段落了,芽头的发育也告一段落了。

茶树们,正在休眠,积蓄能量,等待春的爆发。

霜降时节的茶树,呈现着深度睡眠中休养出来的好气色——新叶片油嫩光滑,老叶片粗糙硬挺,厚实得生出了硬硬的蜡质层,在阳光下,反射着光线,远远望去,像一片耀眼的星辰,在碧绿的海洋里闪烁。

因为气候的原因,秋季的茶树叶片,比别的季节的茶树叶片,更厚、更硬、更亮。

春季的茶树叶片是嫩绿的,是豆蔻枝头二月春的那种新芽,又薄,又软,轻轻一折,就是一道重重的痕迹。

时光荏苒,到了秋季的时候,茶树已经经历了春,跨过了夏,在秋的干燥和秋的骄阳面前,一年当中生长期最长的秋寿眉,生出了更粗更硬挺的纤维;更厚更饱满的叶片;更绿更亮的蜡质层;以及,更粗更长的茶梗。

窃以为,白茶里的醇厚感,浑厚感, 只需要秋寿眉,来做最佳的代言人。

而老白茶饼里那浓郁的枣香,沉郁的药香,唯有秋寿眉,方才能完美诠释。

《4》

抛荒的白茶树们,正在开花。

一树一树,生着白桦树般泛白的枝干,茎高枝长,叶片只寥寥数片,却开着硕大朵的茶花。

白茶树的茶花,大多是生在枝丫的背阳面的,一开出来,就是面向着地面——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,恰似一朵不胜娇羞的水莲花——徐大诗人的这句诗,想是看到了白茶树开的茶朵,才写下的吧?

茶花是有微香的。

时不时,便吸引着一只嗡嗡响的蜂蜜,过来采撷花蜜。

这时,茶园子里便会热闹上一阵子,蜜蜂嗡嗡嗡,鸟儿喳喳喳,一脚踏上干草里,还会有蚱蜢突然跃起,飞进更深的草丛里去。

羊群今天没有见到,可能觉得冷,不出来吧。

倒是那一群鸡仔,还是满山跑个不停,翻找着草籽果仁,幼虫小卵,尽皆好胃口地吃进肚子里。

突然倒是羡慕起这些生在山上的生物们来。

我们上得山来,看到一花一草,一枝一丫,随便拍,都是名信片一般的风景。

而它们生于斯,长于斯,日日沐浴着骄阳,与东南风厮混着,过着神仙般的日子。

当真是,只羡仙家不羡鸳。

《5》

野生的杂草们,长长了,长高了。

春茶季,茶园里的野草,主要是蕨类。

可以吃的蕨,和不可以吃的蕨。可以吃的,是三头蕨,不可以吃的,是双头蕨。千万不可采混了。免得炒出来,一盘子粗茎老叶,割破了嘴。

而秋茶季的茶园子里,野草的种类,更多了。

单是芦苇,就有三种之多。一种是长长的像慧星一样,拖着个长尾巴。一种是细细的穗子,微微有点紫色。第三种是细细的一枝,上面几须尾巴,像是新年时放的那种烟花。

狗尾巴草,也有三种。一种是粗而长大的,略有紫色,真的像是狗的尾巴的大小,风吹来,便似一群小狗在摇尾欢叫。一种是黄黄的,略细短一号,是小黄狗的尾巴。第三种是更小型的,微型犬类的尾巴,手掌般大小,细而黄。

野菊花,随手一采,就有两种不同的花瓣。随手一放,拍一张照片,就有茶在说,这花哪买的,来一打。

不好意思,太姥娘娘洒下的仙花,不卖哦。

看着这些寄生在茶园边上和茶园缝隙里的野花野草们,村姑陈对毫香,对花香的理解,又加深了一个层次。

白茶有毫香(野草香)、有花香、有竹叶香,这些香气,得益于茶园里,天然生长出来的野草和野茶,也得盖于茶园附近,人工手植的雷竹。

有了这些天然的多元的生态系统,茶树们,才能孕育出内质丰富,汁液丰润的茶叶,冲泡出,香、清、甘、活的茶汤。

《6》

采下来芦苇们拍照,让这些太姥山的原住民,跟太姥山的主峰合影。

然而,徒手采芦苇,真是个技术活,村姑陈抓住它那细细的茎,扭了半天,仍是扭不下来。

它被我折弯了,倒伏下去,伏在同伴的脚下,却仍是没的跟身体断开。

反倒是自己的手,被这细细的茎,勒出了红痕。

不由得想起了《孔雀东南飞》里刘兰芝:君当作磐石, 妾当作蒲草。蒲草韧如丝,磐石无转移。

小时候读这些句子,因为没有生活的经历代入,其实没有太大的感觉。

今天被这芦苇的茎一勒,倒是心生了同感。

草的茎,真的是韧如丝。这种坚韧,真真是我们极为值得学习的精神。

坚韧而不拔,百折而千回。

虽狂风劲雨,而我独立于天地。

欢迎关注【小陈茶事】,了解更多白茶,岩茶的知识!

或者直接手机端点击下方的“了解更多”!

版权声明:本文归小陈茶事村姑陈(lanxiaoping1988)原创撰写,任何媒体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欢迎茶友们转发至朋友圈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